城南犹忆旧事 人归尚有月随

时间:2019-11-10 07:28:59 作者:匿名 点击:3418

吴龚毅

信息图片

信息图片

[纪念]

这是一个全家团聚的中秋节,但是人们正在离开一个天真而深情的电影制作人。9月14日上午,中国第四代导演、前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前中国电影协会主席吴龚毅在上海逝世。我仍然记得《夜雨》中的诗和《城南旧事》中淡淡的乡愁。这时,长汀城外,沿着古道,只为他唱了一首《永别了》。

中国电影中的独特存在

吴龚毅,祖籍浙江杭州,1938年出生在饱受战争蹂躏的重庆。他叔叔给他取名龚毅。彝语是一个集合。锣是一种武器。龚毅的意思是“剑被入库,世界和平”。1948年,他和父母搬到了上海。在父亲的影响下,年轻的吴龚毅进入了光影世界。1956年,18岁的吴龚毅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成为这所新建高校的第一任主任。1960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回上海,进入当时国内外闻名的海盐电影制片厂。吴龚毅从导演助理开始,努力学习,为他的电影导演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吴龚毅这个名字与改革开放后国内电影的跨越式发展有关。1980年,吴永刚和吴龚毅导演的《夜雨》获得中国电影首届金鸡奖最佳剧情片奖。这是吴龚毅完成的第一部故事片。这个充满诗意的故事充满了困惑和光明。1983年,吴龚毅的《南城旧事》获得巨大成功。这部电影改编自作家林海印的同名小说,获得了第三届中国金鸡奖的多项大奖,也获得了第二届马尼拉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这部电影在中国卖出了115本,相当于80多万元的票房,在20世纪80年代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导演的笔记本中,吴龚毅用十个字为电影定下了基调:“轻悲伤,重相思。”许多年后,当谈到“城南旧事”时,吴龚毅说,“那是20世纪80年代的深刻感受。”他认为这是一个时代电影美学重塑的“典型”:不相关的故事是由三个不相关的人物组成,保留了原小说的分段结构,还是在分散后重新交织在一起?我们已经领会了“在每个故事的结尾,故事中的主要人物都离开了我”的情感积累的特殊味道。”他坦率地说,“我没有过多考虑如何感染观众。我只是在想如何真诚地介绍这几个我爱和同情的人。“正因为如此,他们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了一个温柔而独特的形象。

吴龚毅的电影在中国电影中是独一无二的。根据上海电影协会的评价,吴龚毅在电影创作中堪称“我们的旗帜之一”,其独特的抒情叙事风格影响深远。也是“第四代”导演的宋冲回忆道:“当时,上海这些人大多去了电影学院,其特点是继承了20世纪30年代中国电影和苏联电影的传统。吴龚毅给北京电影学院带来了新气象。他们当时倡导的电影语言现代化是中国新浪潮的开端。”

"在所有的头衔中,导演是我最看重的。"

根据电影学者石川的说法,吴龚毅作为导演,有一些“坏运气”。"他的艺术生涯才开始于他的后半辈子,但很快由于各种各样的行政事务,他就不能再专注于自己的创作了。"石川还提到,事实上,吴龚毅仍然“忽视”了《奎利家族》等作品1993年是中国电影最糟糕的时期。那部电影没有及时上映。事实上,它的艺术品质可以和他早期的作品相媲美,但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自1984年以来,吴龚毅先后担任上海电影局副局长、上海电影公司经理、上海电影制片厂主任、上海电影局秘书兼局长、上海广播电影电视局艺术总监、上海电影城主任。他曾经说过,如果当时有选择的话,他仍然想继续拍摄,“在所有的头衔中,导演是我最看重的。”

晚年退休的吴龚毅以“申江小吴”的笔名写了一篇博客,分享他的生活经历和旅行经历。他还坦率地讲述了他与肺癌、糖尿病和其他疾病斗争的细节。在博客的开头,他为自己写了一份自我报告:“当然,如果你想说我和电影关系非常密切。北京电影学院于1960年毕业并正式加入电影业,至今已有近半个世纪。然而,令我遗憾的是,即使算上张玉强联袂导演的短片《我们的小花猫》,在这段时间里我总共只导演了9部电影,平均在5年多的时间里只拍了一部电影。这个数字真的很低。”

作为导演,吴龚毅有遗憾。作为一名官员,他以自己先进的视野、胆识和超强的市场运作能力推进了中国电影的国际化进程,在电影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20多年前,他提议电影应该工业化。在担任上海电影厂厂长期间,他的领导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用几倍于郊区土地的面积取代市中心商业区的旧厂房,并开始建设中国最早的影视拍摄基地。他力促上海电影城的建设,上海电影城是中国多厅电影院的先驱,至今仍是中国最好的多厅综合电影放映和娱乐场所。

"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是一场梦。"

吴龚毅对中国电影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推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成立。

20世纪80年代末,中国电影进入了第三个创作高潮。吴龚毅认为,无论从艺术还是市场的角度来看,中国电影都需要一个与之相匹配的国际电影节。“当时,亚洲已经有三四个国际电影节,如东京和马尼拉。如果我们没有它们,那就有点不合适了。”1993年,在吴龚毅等人的努力下,上海国际电影节启动了,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几代中国电影人的梦想终于实现了。这也是中国迄今为止唯一的国际电影节。今天,每年六月,上海都会变成一座光影城市,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制作人聚集在这里,市民们陶醉其中。

“有人说我是个理想主义者,这部电影到处都展现出理想的色彩。我曾经说过,黄金童年和玫瑰色青年在他们的青年时代是不容易被遗忘的,并且经常在创作过程中表现出来。我们是和共和国一起成长的一代。那个时代留给我们的理想、信心、真诚追求、人生价值取向、浪漫主义等永远不会在我们心中消失。”这是吴龚毅在2012年被中国电影导演协会授予终身成就奖时的讲话。这也是他对自己生活的回顾和总结。

对于这部电影,吴龚毅一直充满深情。当第十五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宣布今年的中国电影终身成就奖颁给吴龚毅时,满头中国秀发的吴龚毅激动得几乎窒息,用诗意的语言表达了自己的深情:“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是一场梦。它包罗万象,五花八门,五颜六色,应有尽有。它最大的优点是从不拒绝任何人。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接近它,喜欢它,并从中获得你应得的幸福。它还会告诉你这个世界曾经是或者可能是这样的,生活应该是或者不应该是那样的。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电影。”今年5月,奄奄一息的吴龚毅仍然担心他心爱的电影,并庄严地写下了《上海电影万岁》。

吴龚毅曾经执导过电影《月亮随人来》,这是一个发生在中秋节的故事。江为民,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执行董事,是吴龚毅1988年带来的第一个研究生。他一直记得和老师一起工作的美好时光。三十年后,当吴龚毅中秋节一大早离开人世时,姜为民感慨道:“看起来那部电影的片名已经成了目的地。”

一位年轻的电影制作人在网上写了一条信息:“独自欢唱,古老的记忆依然萦绕在城市的南部;据说晚上下雨,离回来还有一个月。”

(本报上海9月14日电,严伟祺)

重庆幸运农场app 甘肃快三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 必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