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韩琦:能两立皇帝,三朝为相,绝对是有两把刷子的

时间:2019-11-07 10:44:23 作者:匿名 点击:3802

温:王宗超(读历史专栏作家)

公元1063年,北宋第五任皇帝宋英宗·赵书即位。

仁宗养子的儿子登基后不久,他莫名其妙地生病了,不能处理政府事务。曹操向王座鞠躬。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曹操再也没有回归政府的想法,两座宫殿之间的矛盾逐渐凸显。

曹泰经常在大臣面前批评英皇。英国国王见到女王时没有表现出任何敬意。在孝道受到尊重的宋朝,英宗皇帝在这方面显然有问题。

满洲和朝鲜都担心太后推迟退场会影响该国的政治稳定。

这时,韩琦站起来,坚决捍卫皇帝的尊严。当太后和大臣们谈论皇帝时,韩琦总是站起来冷冷地说:“为什么每次我向皇帝报告时,皇帝的行为都很正常?”

但是皇帝不能总是依靠韩琦来维持,皇帝必须出来治理。

韩琦和几位大臣以汇报工作的名义去见曹操。曹泰隔着窗帘听大臣们的报告。

报道完工作后,韩琦告诉太后:“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单独告诉太后。”

由于事先打了招呼,他周围的几位部长都退了出去。

窗帘里面是曹皇后。窗帘外面站着韩琦。

韩琦说:“皇太后,我把政务交给皇帝,他把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

曹泰也点头答应了,认为处理得真好。

韩琦接着说:“看来我们的皇帝差不多康复了。我老了,应该退休了。”

韩琦说完这句话,停了下来。有几秒钟,整个房间都没有声音。曹太后也没有任何反应,空气似乎凝固了。

窗帘外面,曹泰的脸微微一沉。

曹操说:“你怎么能退休呢?这个国家仍然需要你。皇帝需要你的帮助。你不能退休。如果你想退休,我就退休。”

最后一句话很无力,但大厅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

韩琦没等这句话落地,就大叫:“明升皇太后!”

按照正常的礼节,太后说她要退休了。作为首相,韩琦应该留住她。至少过了三次,太后说她还没来得及忘记就已经下定决心了。

太后也很惊讶,一时不知所措,大脑嗡嗡作响。

韩琦接着说:“现在满族人和朝鲜人都在谈论你对权力的渴望。抗议官员的批评一个接一个被我压制住了。我会告诉他们皇太后是那种渴求权力的人。皇太后是一位圣人。那么,太后打算什么时候拉开帷幕?"

当太后听到这话时,她的头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她从没想到韩琦会这么直接,有点不知所措。她站起来,正要离开。

韩琦将这一举动解释为太后打算立即退场。她马上喊道:“太后现在要撤幕了,请撤幕!”

他周围的人听了韩琦的话,立即拉开窗帘。

窗帘一拉开,曹操就暴露在大臣面前。这非常不符合礼节。皇太后困惑地藏在屏风里,非常苦恼。

第二天,曹皇后宣布重返政府。

落幕事件中,韩琦做得干脆利落,有很多不妥,作为朝臣,太后毕竟是太后,不符合礼仪,也不能让太后真的愿意回归政府。

然而,我不得不佩服韩琦的胆识。没有把国家安全视为自己责任的责任感,就不可能冒这样的风险,甚至说这违背了人民的意愿。韩琦的坚强真的是为了这个国家。他害怕这个国家有任何麻烦。

还有一件事也可以看到韩琦的大胆和承诺。

英国国王直到去世才任命继任者。

还是韩琦站了起来。

面对临终的宋英宗,韩琦淡淡地说:“国家至关重要。请立即写下继任者。”

英国皇帝颤抖着写道:“让伟大的国王成为王储。”写,放下笔。

韩琦补充道,“做一个王子不是小事。请把圣旨写清楚。”

英皇无奈,写下了三个字“王莹徐”,即赵旭的名字。

韩琦这才放心。

大臣文彦博对韩琦说:“陛下似乎不太情愿。父子之间必然会有想法。”

韩琦说:“国家大事应该是这样的。”

宣布英宗皇帝去世后,一些大臣突然看到他的手指在动。他们都很害怕。新皇帝已经接管了。如果英宗皇帝没有死,他该怎么办?

部长们乱七八糟。

韩琦用八个字坚定地说:“第一个皇帝复活了,但他是皇帝。”

即使英国皇帝幸存下来,对皇帝来说也太多了。

韩琦如此果断和敢于冒险的确令人钦佩。

不仅在盎格鲁撒克逊王朝,韩琦早在仁宗选择接班人时就发挥了重要作用。

仁宗皇帝没有儿子。他的养子是英国皇帝。他不太喜欢它。毕竟,这不是他自己的血肉。仁宗在死前期待着儿子的出生,所以他没有设立储备。

然而,仁宗皇帝的健康日益恶化。韩琦拜帝后立即写道:“皇帝的继承人是世界的安全。”

在韩琦的多次来信中,赵书被确认为继承人。也许是由于王位的曲折,第一次被提及。登基后,英宗皇帝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发疯了。他没有像对待母亲一样礼貌地对待曹操。这两座宫殿之间的矛盾十分突出。正是韩琦调和了两座宫殿之间的矛盾,并保持了英国国王的形象。

在中国历史上,贤明的官员为国家尽最大努力并不少见。然而,在国家权力交接的关键时刻,他们中没有多少人能够多次扮演海针的角色。

韩琦就是其中之一。

《宋史》给他一个很好的评价:齐襄王,三代,两朝。这是一项伟大的成就。在处理危机和疑虑时,这两座宫殿几乎分裂了,宫殿里有很多钱。士兵们能够保卫国家,人民也能够保卫国家。

三代老兵韩琦更具有士大夫的突出特征。他关心国家的安全,把国家作为自己的职责,即使他冒着生命危险。为了建立两个皇帝和调和两个宫殿之间的矛盾,韩琦做这些事情,不像其他公务员,不是挑起争吵和在法庭上打架,而是为了安定国家和稳定国家。在这种事情上稍有不慎可能是杀害九族的大罪,但韩琦毫不犹豫地做到了。

支持他的不是权力或地位,而是传统道德下的“正当程序”逻辑和赋予他的“道德使命”,这也支持所有以国家为己任的士大夫。

在韩琦看来,所有勇气的源泉是他假装的国家。

已经做的一切都是值得做的,只要是为了国家的稳定和未来,就应该做。至于面临的危险,仅仅害怕是不够的。

江苏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