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一页皆是情,一寸山河一寸爱

时间:2019-11-04 10:01:48 作者:匿名 点击:922

文|李姣

我是新中国辉煌70年历史中的一滴水。我触摸它的脉搏,听它响亮的脚注,主要是通过阅读。

1978年夏天的晚上,星星在马拉山坡上闪烁。一群小朋友正在田里吃西瓜,听着村子里讲故事的叔叔成顺周围的雷击故事。

我妈妈说,你的程叔叔是个学者,也是村子里的学者。当我9岁的时候,成顺天府竹林下的茅草屋对我来说就像磁场一样神奇。一天晚上,我来到成顺才的土屋,看到他的墙上有两个柜子。橱柜里面装满了书。两个橱柜中的一些是黄色的,卷曲的,让一颗年轻的心立刻感受到房子的巨大重量。

1984年,当我15岁的时候,我离开马拉博去县中学读高中。我得感谢村里的程叔叔。我几乎从他的小屋借了所有的书,读完了一整本。我文学成长的骨架从这里开始成长。我对远方精神世界的向往从这里开始。

在县城阅读,广阔的世界,在我年轻的心跳中,一点一点积累,我有时想张开想象的翅膀,飞离县城的河流。从县城新华书店,我买了一批国内外的名书,一点一点地用空腹省下的饭菜买下来。这些国内外文学巨匠的作品丰富了一个年轻人狂野的心。然而,我对他们话语的咀嚼仍然很粗糙,我不能完全吸收他们话语中的营养。

1987年夏天,在村庄雷鸣般的雷声中,我成了一个失败者。看着那些在大城市上大学的学生,我失落的心又开始沸腾了。那个时代狂热的文学梦想触动了文学青年的心。

1987年秋天,我在村子附近的高粱地里读了路遥的中篇小说《生活》。它发表在1982年第3期《收获》杂志上,这本杂志是从村里的郑叔叔那里借来的。我记得他递给我杂志,说,“我觉得你是我们村子里的高加林。”在秋风中,红高粱像火一样燃烧。高加林的生活故事似乎启发了我,我也将走从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1988年,我在村子里找到了一份工作。送我的人也有叔叔。程叔叔拉着我的手,认真地说:“看了这么多书,我最后在胃里腐烂了,这是没有用的。我希望你读这本书,写自己的。”

20世纪80年代,王蒙、文赋、张贤亮、王安忆、陈钟石、张承志、莫言、余华、苏童、贾平凹,这些闪耀在文学之上的明星,也成了我的目标。在文学的黄金时代,我也开始在纸上写作。

1998年,我在简陋的书房里有3000多本书,这成了我精神世界的广阔故乡。直到今年,我已经搬到一个城市四次了,每次总是先收集书籍,就像灵魂来得更早一样。

2004年,当我把我的第一本小书给我家乡的程叔叔时,他兴奋得发抖,对我说:“你一点也没有让我失望。”

如今,手机网络阅读已经成为一种到处传播的世俗景观。然而,我最喜欢的是阅读和触摸纸张的感觉。它让我仿佛看见风穿过竹海和米浪。一位诗人说,当血液离开心脏时,你只知道血液是如何失去心脏的。这也是一种无声而深刻的阅读感受。

40多年的漫长岁月和阅读的美丽融入了我生活的长河。阅读帮助我丰富了我的精神世界。这让我对我们的新中国心存感激。每一本书和每一页都充满了爱,每一寸山川都充满了爱。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